悦夏动态

企业宣传片拍摄的构图要素

2019-04-01 21:46:01


企业宣传片拍摄的构图要素


有一些人的想法与刚才提到的观点大相径庭,把这些想法介绍出来是有价值的,如果只是简单介绍。不少当代思潮宣称当今的世界是复杂、不和谐、破碎和无情的。而艺术是社会之镜,如果它为了迎合过时的简单性及和谐性观点,而与上述的这些因素完全隔绝,那就是一种疏忽,甚至是荒谬。正如不确定性可能更好地表达当代的法则,人生的这些负面因素亦当如此。


这种思潮指出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,而且明显是无用的方式。这不是我的方式,却可能是你的。这很大程度取决于你的观点,与你的主题反而没那么大关系。我个人觉得即使我们通过视觉方式来表现最复杂、最混乱、最不和谐的主题,也应该采用固有的简单性和统一性原则来取得最强烈的效果一—就像一句尖锐的话会比一段冗长的演讲更有力。要表现不和谐性和复杂性,就要用更不和谐、更复杂的方式,我觉得这是错的,因为这只能表达这个世界就是一团糟,没有任何的曙光。


此外,那些消极的元素,很不幸地,确实是当今世界的一部分,这并不是什么新东西。它们一直都在。文明什么时候没有被仇恨、残忍、战争、冲突,以及其他难以解决的问题和无法预计的灾难感染过?艺术可以通过合理的方式,把这些困惑和瑕疵隔离开来,从而照亮这个世界。简单性和统一性对于我来说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,也是最具冲击力的方式。而我必须把这种方式运用在大部分创作中,但不是所有创作。我觉得一些不和谐、复杂和混乱的因素是有意义的,是可以忍受的,但如果不经过削弱,它们无法用于启迪他人的意图。那么,艺术的都是启迪性的吗?或许是,或许不是,我觉得应该是,不过你的结论是你的个人选择。这个问题把我们带到了艺术的最基本问题之前:“什么是艺术?”回答这个问题就像要抓住云朵一样困难。尽管要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基本不可能的,但我们可以依靠一个事实,那就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观点、喜恶和界限。它往往可以浓缩成一句常用的话:“我不知道怎样才算好,但我知道我喜欢!”我觉得艺术应该提供让人喜欢的、从真实或虚拟世界提取出来的视觉精华.对于我来说,统一性和简单性是我所喜欢的,而我不喜欢混乱和不和谐(第15章《摄影的真实性、抽象性和艺术性》会对这个话题有更深入的讨论)。另一种思潮只关注简单性,并对它的崇高地位发起了有力的挑战。这种理念认为复杂性不仅重要,而且对任何艺术作品都是必须的。举例说,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比《小星星》伟大得多,因为它更复杂,尽管《小星星》在曲调上是“完美”而愉悦的。我完全认同这个观点。


这似乎与前文所提出的观点很矛盾,但这是可以解释的。第九交响曲当然很复杂,但贝多芬对音乐的完美技巧使这首交响曲从头到尾都在掌控之中。而能力较弱的作曲家则无法如此掌控,贝多芬控制了复杂性和动态性。类似地,比起初学者,技巧纯熟的摄影师可以能够控制更复杂的情况。通过努力获取简单性,初学者可以在起步阶段创作出有价值的照片,随着对摄影的理解加深,他可以逐渐学会控制更复杂的构图.而他的信心也会随之增长。这样,他就可以创造出更有意义的影像。我觉得复杂性对伟大的艺术作品是必要的,但必须控制得很好。


最后,我还想讨论一下这样的观点:不受控制的复杂性也可以作为艺术表达关键。想想波洛克(译注:Jackson Pollock,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),他在艺术评论界备受尊敬。他的作品不能说是简单的,虽然观赏时候,我们的眼睛会发现作品中贯穿着相同的元素,从而达到一种视觉统一性。科学分析发现,这些作品里隐藏着分形特征——即随着你越看越细致,你会不断地发现同样的结构往下递进。这在科学和艺术上都是非常吸引的。但我必须承认,波洛克的绘画没有向我传达任何信息。我觉得它们非常杂乱,没有任何形状,毫无趣味。我不同意大部分艺术评论,不过这只是我的权利。对于这个话题,你需要有自己的看法。我有的照片一开始也不容易看清和理解。其中一幅叫《保护色》,它几乎跟波洛克的画作一样,它试图把拍摄的主体隐藏在周边的环境中。另一幅叫《乞女》,它的特点是视觉中心(坐在教堂门口乞讨的女人)非常小,读者一开始几乎不会注意到她。不过当他们注意到之后,她就马上变成了视觉的中心。


我提出这些观点,是为了让你可以思考它们。如果合适,把它们结合到你的观看和构思方式中:如果不合适,那就舍弃它们。这个过程应该成为你的摄影思考方式。摄影不仅是一系列的动作,举起相机,对着什么,然后按下快门。它是一个思想性很强的过程,包含着你对拍摄场景的观点。它需要创作性的思考,这并不容易。这里所表达的观点仅仅是一种启发,让你有更深运的思想、更丰富的创造力。